华岩茶会

当前位置/ 首页/ 禅茶一味/华岩茶会/ 正文

日本禅语茶事七则

日本禅语茶事.jpg

  佛教自6世纪传入中国后,逐渐与本土的儒道思想相融合而发展成为具有中国特点的禅宗。8世纪,佛教由中国传入日本。9世纪初,中国的饮茶风尚开始影响日本,但种茶、饮茶在日本真正形成风尚是在1168年入宋僧荣西从中国带茶种回国种植之后。到了中国的元代(1271~1368年),有高僧古林清茂等将中国的茶禅一体哲学思想传入日本,并在京都、镰仓等地传播临济宗的禅道、王羲之等人的书道以及末茶之法。到明代,日僧村田珠光(1423~1502年)来华就学于高僧圆悟克勤禅师,进一步学习中国的茶理与佛理。村田回国时,圆悟克勤禅师以“茶禅一味”4字相赠,村田将其藏于奈良大德寺中。从此,茶禅一体、茶禅一味思想在日本得到了迅速传播和发展,并形成了源于中国而又具有自己特色的日本“茶道”。以下释录的是日本禅语茶事七则,可供研究日本茶文化及中日茶文化渊源关系者参考。
  

  1、和敬清寂
  


  和敬清寂是日本茶道的核心思想,可浅近解释为“酷爱和平,清心宁静”。和敬清寂源出村田珠光“谨敬清寂”之说,后来千利休(1521-1591年)将其改为“和敬清寂”。“和”与“敬”是强调主人与客人之间应具有的精神、态度和辞仪,“清”和“寂”则强调茶室庭院应当清静和典雅。其本质就是“和美”、“清心”,是禅心与茶道之心。
  

  2、不风流处也风流
  


  不风流处也风流的意思是“看似不风流倒也风流”,这与禅语的“无轨道即轨道”的说法是相通的。有的人故意在品茗会上使用有缺陷的茶杯,以钓风流之名,此举其实并不风流。而真正懂得茶道的人,能在悠游之中,不刻意于风流之中,从被舍弃的不能表现风流的茶杯中发现真和美,这才是真风流。风流之道称之为“奇”。数学上的奇数是不能被除尽的,它奇就奇在不能除尽。人生假若都能合理地被除尽,也就无可言趣了。有不合理和矛盾才存有风流韵味。一味地追求风流、迷恋风流,反而不风流。能从不风流的茶杯中看到美的东西,对它产生爱意,并将它当作风流而加以珍惜,其人、其举动就是风流的。在我们的日常活动中,刻意风流者比比皆是,在这种情况下反倒衬映出不经意于风流者之风流来了。
  

  3、吃茶吃饭随时过

  
  禅门认为,佛法原无秘密,只和喝茶、吃饭、穿衣一样平凡。想喝茶就喝,想吃饭就吃;喝茶时全心全意地喝,吃饭时全心全意地吃,这是心地澄清人的生活;它与时空、地位、吃的动作无关。这里有一则“赵州吃茶去”的故事,说的是有一天某和尚去拜访赵州,赵州问:“以前来过没有?”回答是“来过。”赵州说“吃茶去。”接着又一和尚来访,赵州同样问“以前来过没有?”回答是“没有来过。”赵州仍说“吃茶去。”寺院院主有些不解,便问赵州,“你对两个不同回答的人为何答以相同的‘吃茶去’?”赵州忙叫了一声“院主”,院主应答“是!”赵州接着还是说“吃茶去。”赵州对三个不同的人都答之以“吃茶去”,不正反映出赵州在时空上的宁静、清心、无欲和对不同人的平等态度吗?东方浅草观音堂有一副柱联说:“佛身圆满无背相,十万来人坐对面”,它反映的是一种境界,就同吃茶吃饭随时过一样,对于原先有没有来过此处、原先是否彼此认识都无关紧要。能做到真心诚意(就象喝茶吃饭)就能进入茶禅一味的境界。
  

  4、甘味,苦味,涩味

  
  日本的“煎茶道”源于中国。先泡后饮的茶饮方式,在日本是从江户中期才开始的,它是茶道的一个分支流派。《神奈川新闻》总编西岛芳二先生在介绍某僧的《煎茶训》时说:“一杯有清甘味,二杯有人生苦味,三杯有老年涩味。这茶的味道不正和人生的过程一样吗?”据说有个叫肯德的法国神父,在一风雅和尚那里尝过“煎茶”时也同样有人生三味(即青春时的甘味,中年时的苦味和老年时的涩味)的感受。这里所说的青春甘味是指青春的浪漫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其味自然是甘甜的;到了中年就会尝到道路、事业以至生活的艰苦,故曰苦味;一跨入老年便有日薄西山之感,如再加子女无孝心,其味自然便是苦涩的了。不过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并非全然如此,相互交错也是有的。就如江户时期出云松江城主不昧公(不昧流的鼻祖)所说的:“红叶落下时会浮在水面,而那不落的反而沉入水底”(倒映在水底),这不就是人生的哲理吗?
  

  5、村田株光悟茶道

  
  日本茶道鼻祖村田株光是京都大德寺一休和尚的门下。他因经常打瞌睡而自感不安,于是便向医生求药方。医生劝他喝茶治疗。此后他就不再有瞌睡恶习了。然而他觉得喝茶要有一定的规矩,故而便逐渐定下规矩,这就是日本茶道的开始。有一天,一休问村田:“要以怎样的心境来喝茶呢?”村田回说:“可以模仿荣西《吃茶养生记》所说的为健康而喝茶。”一休又说:“某和尚问赵州佛法的大意时,赵州回答‘吃茶去’,您对这种回答有何意见?”村田默然。一休便叫侍立一旁的和尚端来一碗茶递给村田。村田恭敬地端在手上。一休突然大叫一声随手将村田手中的茶杯一掌劈倒。村田不吭声,对一休行了个礼后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一休喊了一声“村田!”村田应答:“是。”一休说:“刚才我请教你喝茶的心得,现在我们撇开心得不谈,只喝茶怎么样?”村田平静地答道:“柳绿花红。”一休听后颇为满意。村田珠光自此悟出了茶禅一味的真谛,创造并完成了含有禅心的茶道。
  

  6、茶味,禅味,味味一味
  
  “茶味,禅味,味味一味”是京都建仁寺创立者荣西的遗训。竹田默雷禅师(1929年殁)非常喜欢该字句。他说:“若一杯茶让众人轮流喝,可有说不尽的禅味。”他认为一杯茶轮流喝与“经行”(诵经行走)具有同样的情趣。茶道的奥妙是无法之法,妙在乱中有序。千利休(1521~1591年)说过,茶道的奥妙就象夏天时使人觉得凉爽,冬天时使人觉得温暖。”话虽平常,但不是人人都能体会的。茶道本不脱离生活,禅行亦本平凡,能在平凡中找到真实,即表示深奥的心已被启发。因为茶道、禅理都是既奥妙而又平凡,并且需要有同样的心境,故而茶味、禅味、味味一味。
  

  7、摘茶更莫别思量

  
  当我们看别人采茶时,好象很悠闲。其实并非如此。所谓“摘茶更莫别思量”,意即摘茶时不能有杂念,要全身心地采。做其它工作也一样,倘能在工作时不去烦恼别的事,而是专心致志的工作,就会有快乐的感觉,工作效率也高,意外事发生的可能性也小。饮茶亦然。摘茶更莫别思量,正是我们工作应持有的态度。







 

(文章源自网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