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岩轶话

当前位置/ 首页/ 佛教文化/华岩轶话/ 正文

赵熙华岩寺行迹考

赵熙华岩寺行迹考

·范国明
 
       赵熙来华岩寺的次数较多,有据可考的至少有六次。
       第一次是光绪十八年(1892),他初过渝时有诗作,在泸州至合江舟中度岁,诗有《砑子石》(按:砑子石当在鱼洞溪与重庆之间的九龙坡水域)、《猫儿峡》、《龟亭子》、《鱼洞溪》等。

(赵熙  《冷水垭别宗镜上人》  1936年)

 
《猫儿峡》
乡中往往讳言虎,地是古志毛虫处。
兹山嶙磷唤作猫,奇哉江津此门户。
高逾江面知几里,刀截悬崖无寸土。
年深注水作肉色,钢锈瓜皮结钟乳。
自沪州下小山多,唯少岷山天一柱
翩翩小儿穿绿衣,突遇黄斑耸肩股。
大抵论山如论文,第一雄奇次媚抚。
以此问猫猫不驯,铜官驿前驾飞橹。
(彭伯通《重庆题咏录》案:铜官驿,当即铜罐驿。地名以音相同或音相近之字相代替者,多矣。赵熙以罐字不雅,改之。)

《龟亭子》
蹺然孤屿媚中川,海色天风竹满栏。
拨得壶中九华例,一拳携作玉人看。

 
华岩寺旁溪流龟亭溪,据《民国《巴县志》选注》载:“龟亭溪,  ……经华岩洞…滩口…古家桥…,穿柳市桥而达曲水寺,有发源于大石坝之小溪流,绕人和乡自东来会,…经梁家桥至独桥子,至跳蹬乡…至龟亭溪,南入大江。”赵熙有诗云:“兹乡人喜说晴皋,浣女欣欣异石壕。大野经秋龟兆圻,乱峰如笔虎头操。画能荒率书相称,人守清贫道自高。还过李庄干净土,可怜天下政滔滔。”今小溪已不复存在。
第二次是1896年。这从1936年他游华岩寺所作诗歌可以反推出来,并从他后来诗歌当中可以得到映证。1936年他游华岩寺有《华崖寺》云:“江城四月草芋芋,不到华崖四十年。今日郊行宜断句,雨鸠风热乍晴天。”
       第三次是1905年。赵熙《华崖感旧》诗云:“送客华崖花正开(乙巳春送沈巡抚于此寺),清时曾此宿香台。郊原躞蹀春千里,替佩雍容酒一杯。劫外鸟声随世换,草头虺毒作群来。山钟未歇人今老,庾信江南事事哀。”乙巳即光绪三十一年(1905)。此案在《香宋诗前集》中有抄录。那么,赵熙是年来华岩寺是确信无疑的。
第四次是1936年春,赵熙由宜昌归来,寓渝中区黄家垭口,与门人薛纯甫同驻。这段时间,曾由门生故旧,先后与先生游南岸诸山;试乘飞机和游南北温泉、华岩等地,所作的诗分录如次:
《重庆》
西望长歌入汉关,大江东去客西还
樱桃红了芭蕉绿,且认渝州作蒋山。
《石桥道中怀退公》
山田望雨草萋萋,联转争翻碧玉蹄,
惆怅意中人不见,远循山脉认磁溪。
《绝句》
晴皋画笔重乡闾,似学扬风写步虚,
并代不知相识否,焦山风浪寺门书。
《华崖寺》
江城四月草芋芋,不到华崖四十年。
今日郊行宜断句,雨鸠风热乍晴天。
《华崖夜宿》
春暖衾窝倍有情,向来鼓角梦频惊。
今宵欲领华崖福,静极惟闻落叶声。
《李庄》
华崖十里胜吾乡,桑竹良田复夕阳。
多谢主人无限意,清风三宿李家庄。
(李庄指华岩人和场李昌垣宅)
《冷水垭别宗镜上人》
丈室惟参季尔关,麦田遥见老僧还。
是曾芋火谈经处,淡墨生绡待漏山。

 
赵熙1937年有书法《冷水垭别宗镜上人》款云:“丙子纪行小诗,明年四月写寄传度和尚用结花崖之缘,芒种前。”他时与乐山乌尤寺传度和尚交谊甚好,游华岩寺并有诗寄传度和尚。据《乌尤示传度》诗题注:“初与传度晤,计在丁巳戊午间也。”即赵熙与传度相识在1917年至1918年间。从此,赵熙与乌尤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与传度上人更结为了挚友。赵熙大量的吟咏乌尤山的诗词就产生在这一阶段,其内容涉及到乌尤山方方面面。同时他喜为其他文人捉刀刻诗于寺壁。我们从华岩寺所存他为龚秉权、李葵庵、朱蕴章、李伯恺捉刀石刻来看,也是一回事。
       第五次是1936年秋。赵熙七十大寿,在渝学生恭请赵老来渝。赵熙于是年九月十二日抵渝,住通远门外慈香阁。同年十月二十二日,由华岩人士、重庆商会会长李葵安作东,邀请赵熙及其门生、朋友一行十余人同游华岩寺,记有大令李伯恺、进士萧湘、厅长向楚、茂才朱蕴章、文光汉、居士陶阖、李葵安之叔长寿县长李荃甫等。大都年过花甲,白发染鬓,故旧至交,相携以游,赏曲水流霞、天池夜月,看寒岩喷雪、双峰耸翠,览帕岭松涛、疏林夜雨,听远梵霄钟、古洞鱼声,忘情于巴山灵境,叹息于物是人非,感慨良多,赋诗以纪。同时赵熙还挥毫抄写下《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存寺。

(赵熙居华岩寺寄戴亮吉诗  1940年)
       第六次是1940年夏日,赵熙居华岩寺。他在此住过较长一段时间,并有诗寄戴亮吉等。《得亮吉乐碛诗本却寄》:“故园当官暂解携,春山行处桂偏提。江光照出诗人影,风味时应梦剡溪。”“礼家旧重文小戴,红年吟窗又端阳。冷红词谱新装就,却恐吴乡让碛乡。”款云:亮吉先生正。庚辰夏赵熙,乡居湫隘。
 蓥子记于渝西桃花溪畔之日月轩。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