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考察

当前位置/ 首页/ 佛教文化/古迹考察/ 正文

三位一体的莫高窟艺术(三)

三位一体的莫高窟艺术()

 

来源:敦煌研究院

 

三、莫高窟的彩塑

 

(一)莫高窟的彩塑是如何制作的

彩塑是莫高窟艺术的主体内容,现存上起东晋十六国晚期,中经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下至西夏、元,历时一千余年间所造2000余身,其中基本完好和保存原貌者近半数。彩塑的制作方法及表现形式大致可分为三类,即圆塑、浮塑和影塑。莫高窟彩塑全面系统的反映了我国彩塑艺术的发展演变过程,是一部真实系统的彩塑史。

1.圆塑

    彩塑艺术之一,用具有可塑性的泥土材料制作的适合从不同角度观看的立体造像。敦煌石窟的圆塑制作根据所塑形像的大小,方法可分为三种:(1)小型塑像,先用木料削制成造像的大体结构,再在表面敷以细质薄泥进行塑造。(2)中型塑像,大小与人等高,用圆木根据造像动态扎制骨架;部分人体构件,如手掌用木板制作,手指以铁条制成,手臂则以圆木削制成有榫的配件,上泥前用芨芨草或芦苇捆扎,然后表层敷泥塑制。(3)大像,与前两种不同,不用木质骨架,而是在开窟时,预留塑像石胎,在石胎上凿孔插桩,表层敷泥塑成。前两种方法制作的彩塑又称木骨泥塑,第三种通常称为石胎泥塑。此外,所用的泥分为两种:粗泥,用澄板泥加麦秸塑制人物大样;细泥,用澄板泥、细沙、麻或棉花等材料塑人物的表层、衣褶、佩饰、五官等。敦煌圆塑多塑造佛、菩萨、弟子、天王、力士、菩萨、供养菩萨等主体性造像。

 

 

25莫高窟第328窟 西壁龛内南侧 阿难(木骨泥塑) 盛唐

328窟阿难  塑造于盛唐,位于主室正龛龛内佛像南侧。阿难,全称“阿难陀”,意译为欢喜、喜庆,是释迦牟尼的堂弟,佛的十大弟子之一。侍佛二十五年,多闻佛法,长于记忆,故称“多闻第一”。此身塑像保存完好,将阿难塑造成一踌躇满志的少年弟子形象。其身躯斜,两手笼于袖内,昂首挺立于佛侧,面相饱满圆润,双目微微睁开,凝视着空茫,好似在谦恭的出神聆听。金碧辉映的锦襦与姿态的从容洒脱相得益彰,神情的文静稚气与忠厚憨直也掩不住这位贵族少年睿智的流露。

 

 

26莫高窟第96窟 北大像(石胎泥塑) 初唐

北大像 莫高窟第96窟,唐代称北大像,俗称大佛殿。它是莫高窟的第一大窟,建于初唐。洞窟直通崖顶,高40,窟外有九层木构建筑,高45。窟内无壁画,依崖塑敦煌石窟中最大塑像(高35.5)的弥勒佛像。在室内泥塑造像中,其高度居全国之首,因此号称“室内第一大佛”,也是世界第三大佛(第一为我国四川乐山大佛,高71;第二四川荣县大佛,高36.7;均为露天大佛)。因位于第130窟大佛之北,遂称北大像。大像就崖镌刻石胎,外敷草泥,然后造形上彩。

此窟及像最早由禅师灵隐及居士阴祖等造于695年。五代后,因地震毁,同窟壁画亦毁于此时。由于石胎尚存,故后代重修此像的身材比例和基本姿态仍保持原状。据文献记载,武周初建大佛时,窟外木构建筑为四层;晚唐沙州归义军节度使张淮深重建,改四层为五层;宋沙州归义军节度使、托西大王曹元忠避暑莫高窟,将下两层拆换重建;清末敦煌商民戴奉钰集资重修,改为七层;1928年,刘骥德、易昌恕等重建,改为九层;于1935年建成,即今之“九层楼”。大佛现存外表即1928年重修九层楼时妆绘,彩绘僧祗支及土红袈裟,并在袈裟垂裾边沿绘清式云龙纹,非佛非俗;但基本上还保持了初建时的造型。1987年由敦煌研究院主持重塑了大佛的双手。

2.浮塑

    彩塑艺术之一,用泥土塑出浮凸壁面上的泥塑。莫高窟的浮塑以装饰性为主,用来表现洞窟中附属于龛、窟顶和佛坛等的装饰部分,形式大都是仿照木构的建筑部件,上施以色彩或彩绘纹样,到五代、宋时还进行贴金、描金,使泥塑的窟、龛、佛坛等平添建筑的真实感,给彩塑和壁画增添了装饰效果。在第268272275259257251254248437419420427窟中有北朝和隋代的浮塑龛楣、龛梁、龛梁尾、龛柱等;在第268272275259254248437431窟有窟顶的浮塑装饰;在第6144913016366367窟中有五代、宋、西夏的浮塑中心藻井图案,如双龙宝珠、蟠龙、蟠凤等装饰,均在浮塑的形象上彩绘贴金;在第23136036791426155449窟中有晚唐、五代、宋浮塑的壶门;唐代还有浮塑的头光、身光或靠背。除了这些装饰性的浮塑作品外,近似于圆塑的贴壁半圆塑和高浮塑还用于塑造较小的菩萨与弟子像。

  

 

 

27莫高窟第419窟 西壁 龙首龛梁 隋

3.影塑

    彩塑艺术之一,原料为泥、细沙、麦秸,用泥制模具(泥范)翻制,表面经过处理后,进行敷彩。通常将背面粘贴于墙壁上,正面凸起呈高浮雕状,主要为装饰性的,用来衬托主像圆塑。成群影塑的上色,符合均衡、对比、变化的要求,与周围的背景和谐统一,浑然一体。莫高窟的此类实物有北朝和隋代洞窟内的中心塔柱或四壁上粘贴的佛、菩萨、供养菩萨、千佛、飞天、化生、莲花,以及唐代洞窟粘贴的小型一佛二菩萨说法图、小型佛像等。此外,在圆塑身躯上的一些饰件,如璎珞、串珠、宝冠上的花饰也均属模制粘贴的影塑。

 

 

28莫高窟第248窟 中心柱东向面龛上 供养菩萨 北魏

 

(二)莫高窟彩塑有哪些形象

莫高窟彩塑的种类主要有佛、菩萨、弟子、天王、力士、僧人等佛教塑像。

1.佛像

    佛是音译佛陀的简称,意译为“觉者”;按佛教的说法就是大彻大悟觉行圆满的意思,乃佛教修行中的最高境界。小乘佛教徒认为:只有教主释迦牟尼才达到了这种境界,所以只有释迦牟尼可称为佛。而大乘佛教认为:凡是能“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者皆可称佛。在莫高窟中,每一窟内都有佛像供养,并多居于主位。其艺术造型为:身披袈裟,头有肉髻,耳长及肩,眉间有白毫,指间有蹼,手印随说法、降魔、苦修、禅定等不同内容而不同。根据姿态来划分,有立、结跏坐、半跏坐、交脚坐、并坐、倚坐、侧卧等姿态。早期洞窟多为交脚弥勒,释迦佛说法、降魔、苦修、禅定,释迦、多宝两佛并坐说法与卢舍那佛等形象。隋唐以后,则增加了三世佛、三身佛、阿弥陀佛、药师佛、倚坐弥勒佛、释迦涅槃等多种形象。

 

 

 

29 莫高窟第259窟 北壁下层 坐佛 北魏

259窟坐佛  塑造于北魏,位于该窟内北壁下层龛由里向外数第三龛内,眼睛和左腿已略有破损。坐佛高0.92,波发高髻,脸面浑圆,耳大垂肩,挺胸收腹,体态端庄,比例适度,双腿盘起,结跏趺坐在长方形须弥座上,双手在腹前重叠作禅定印。深红色袈裟覆体,在膝盖前呈三莲瓣状自然下垂,阴刻衣纹流畅自如疏密有致,紧贴躯体,给人以薄纱透体之感,即运用画史上所谓“曹衣出水”之法。此像结构严整,脸面和胸部,精刻细作,使之显得细腻滋润,富有血肉感;特别那弯眉下微睁下视的双眼,约略隆起的鼻翼,嘴角微翘和深深陷进的两个小窝,弯如半月形的双唇,都现出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会心的微笑。此佛充分地体现出我国传统艺术中,以形写神、有主有次、形神兼备的特点,是敦煌彩塑中的上乘之作。

2.菩萨像

    菩萨是梵文音译“菩提萨埵”的略称,意为“觉有情”、“道众生”、“道心众生”。以解脱众生苦难为己任、修持大乘六度、求无上菩提(觉悟),在未来成就佛果的修行者都可以被称为菩萨。鉴于菩萨以普渡众生为修行的最终目的,莫高窟中的菩萨往往是神态安详、肌肤丰润、衣着飘逸、超凡脱俗的形象。大多数的菩萨本为男性,但为了表现菩萨以慈悲为怀,彩塑的菩萨多以女性的阿娜多姿与温柔善良来表现。从十六国到蒙元,彩塑菩萨似乎也经历了年龄的变化,十六国菩萨多为十一、二岁的少女形象,到了北周就发展成十五、六岁年轻女子的形象,再到唐代变成风韵成熟的贵妇形象。

 

 

 

30莫高窟第290窟 中心柱南向龛西侧 胁侍菩萨 北周

290窟菩萨  塑造于北周,位于中心塔柱南向龛外两侧,保存完好。塑像头上戴花蔓宝冠,冠帻长至披肩,身上饰有长带,肩上披着质地厚重的大巾,一手贴在胸前;面貌清秀,皮肤白皙,双眼微微眯缝,鼻子小巧的耸起,嘴角略上翘含着笑意,仿佛一个纯洁、天真、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女。其身后青色的头光与肩上红色的披巾将脸庞烘托的更为温柔可爱,是北周彩塑的一身精品。

3.弟子像

按字面的意思讲,跟从师父接受教导的人都可以称为弟子。这里的弟子指佛教中那些通过听从佛的教导,进而自我修行,最终达到自我觉悟,解脱生死轮回的修行者。与菩萨不同的是,弟子不能超度他人,只能解脱自己,其最高果位是罗汉。就塑像而论,弟子多以比丘(即和尚)的形象出现。在莫高窟,释迦佛左右作为侍者出现的比丘都是迦叶和阿难两弟子。敦煌的弟子画像出现的很早,十六国时期的第272窟就有,但北魏时期无此题材,北周又重新出现了塑、画的弟子像。隋唐多绘塑结合进行表现,以表现十大弟子为主,多是塑二而绘八。五代以后的洞窟则是将弟子都付诸绘画,并有榜题保存至今。

十大弟子  佛祖释迦牟尼的门徒中最有成就的有十人,被称为十大弟子,即摩诃迦叶(简称迦叶,头陀第一)、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连(简称目连,神通第一)、须菩提(解空第一)、富楼那(说法第一)、摩诃迦旃延(简称迦旃延,论议第一)、阿那律(亦称阿尼律陀,天眼第一)、优波离(持律第一)、阿难陀(简称阿难,多闻第一)、罗睺罗(密行第一)等十位学有所长的人。

 

 

 

31莫高窟第45窟 西壁龛内南侧 阿难(局部) 盛唐

4.天王像

佛教传说中,须弥山的山腰有一座名叫犍陀罗的山,山上有四峰,每峰上有一王居住,护一天下,称为四大天王。这四大天王是:东方持国天王,身为白色,手抱琵琶;南方增长天王,身为青身,手持宝剑;西方广目天王,身为红色,手上绕一龙,北方多闻天王,身为绿色,手中托塔。在莫高窟彩塑中,中唐以后多有表现,也常常和力士并列出现;归义军时期的洞窟中多于窟顶四角画四大天王,表示护持四方之意。

 

 

 

32莫高窟第194窟 西壁龛内南侧 南方天王(局部) 盛唐

194窟南方天王  塑造于盛唐,位于主室正龛内的南侧。该塑像身躯略微向内有所倾斜,体格极为健壮,身穿绢布质地的铠甲,头部朝向外侧,左臂向上抬起,右臂和右腿向外伸展,足下踏着山石,挺胸分腿而立。此像突破了天王像的凶神恶煞的单一程式,注意着力刻划天王言笑的面目表情,使得这一尊天王的面部肌肉显得格外饱满。其头挽高髻,面部丰润,浓眉飞扬,双眼略眯,启唇露齿,笑容可掬,把赳赳武夫英武豪爽而又憨厚善良的性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别有一番情趣在其中。此天王在上色方面,铠甲上以石绿、石青绘上石榴卷草纹样,爽亮富丽,对人物性格的表现起到了辅助作用;白色的面部又以赭色绘胡须,使其质感细软、蓬松、飘动。总体上,人物内心世界与整体的动态和色彩极为和谐,形神均饱满凝练。

5.力士像

力士是佛教中的护法神,多指对称守护于两侧的佛教护法二天神,也就是俗称的“哼哈二将”。莫高窟的此类塑像多是长发绾髻、袒裸上身、筋骨暴起、腰系战裙的凶狠形象。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