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禅茶一味/禅修天地/ 正文

苏东坡与道潜禅师


 苏东坡(1037-1101),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四川眉山县)人。苏东坡是北宋著名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的诗词文都有很高的成就。他的诗歌题材广阔,清新雄健,善于夸张比喻,风格独特,与黄庭坚并称“苏黄”;他的词开北宋豪放词风,与辛弃疾同是豪放词派的代表,并称“苏辛”;他的汪洋恣肆,豪迈奔放,与韩愈并称“韩潮苏海”。苏东坡不仅在文学上有极高的成就,而且他还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不仅读诵经典,以诗词弘扬佛法,而且还常与高僧往来问道,吟诗唱和。他与许多高僧建立了深厚的情谊,留下了许多流传千古的佳话。在众多高僧中,道潜禅师即是其中之一。
  
  道潜禅师(1043-1106)是北宋著名诗僧,本名昙浅,号参寥子,俗姓何,于潜(浙江临安)浮村人。道潜自幼不食荤腥,少年时期因流畅读诵《法华经》被大众称奇,得以剃度出家。禅师少年颖悟,对内外典籍无所不读,且擅长著文,尤其喜欢作诗。禅师最初与词人秦观十分友好,苏轼做杭州刺史时,道潜隐居杭州智果精舍。一次,苏轼前往拜访 ,道潜在坐赋诗,挥笔而成。苏东坡对他的诗歌成就非常欣赏,称赞道潜“诗句情绝,可与林逋相上下,而通了道义,见之令人萧然”(《与文与可》)。此后,两人来往日益密切,经常吟诗酬唱,相互结为忘形之交。据张邦基在《墨庄漫录》中记载,道潜本名昙浅,苏轼改为今名。由此可见两人关系的亲密无间。
  
  道潜禅师才思敏捷,作诗立就。苏轼做杭州刺史时,一次汇集宾客,他用画笔在采筏上画了一幅墨竹图,画完之后交给官妓,让这位官妓去找道潜禅师为墨竹图配诗。苏东坡想以此考验一下道潜禅师作诗的才能。出人意料的是,当官妓将这幅墨竹图交给道潜之后,道潜不假思索,提笔作诗一首:
  
  小凤团筏已自奇,谪仙重扫岁寒枝。
  
  梢头余墨犹含润,恰似梳风洗雨时。
  
  这首诗歌首句称赞苏东坡所选彩筏色彩奇妙,暗喻苏东坡画墨竹图所选纸张十分考究,同时赞叹了苏东坡对绘画的用心。“谪仙重扫岁寒枝”则称赞苏东坡画技的高超。“谪仙”指苏东坡,因为苏东坡是被贬谪到杭州为刺史的,因而成为“谪仙”。“重扫”,指画技的娴熟巧妙。“岁寒枝”,本处指苏东坡所画的竹子。古代有“松竹梅岁寒三友”之说,故此称竹为“岁寒枝”。“梢头余墨犹含润,恰似梳风洗雨时”两句诗,称赞苏东坡所画的墨竹栩栩如生,充满灵气。“梢头余墨犹含润”一句,称赞墨竹梢头滋润涵养,充满生命活力;称扬墨竹像刚刚被风吹雨淋过一样,形貌十分逼真,当官妓将道潜的题诗拿回,苏东坡一看,大为赞赏,由此更增加了他对道潜禅师的恭敬。
  
  苏东坡官场失意,屡次遭贬。在他被贬往黄州做官期间,心情十分抑郁,为了安慰他,道潜禅师不远千里前往黄州探望,并在黄州居留一年多时间。结束探望之后,道潜又回到于潜(浙江临安)西菩提山中。等到苏轼被贬到南海为官时,道潜准备渡海相随,苏东坡于是写诗劝阻。由于道潜禅师与苏东坡关系密切,苏东坡被治罪时,道潜也因为诗歌涉嫌讥讽朝政,因而被勒令还俗,谪居兖州(山东兖州)多年,直到建中靖国初年(1101),方才受诏重新削发为僧。崇宁三年(1104)赐号妙总大师。崇宁末年(1106)归老于江湖。著有《参寥子诗集》。
  
  北宋熙宁十年(1077)四月至元丰二年(1079)三月,苏东坡调任彭城(今江苏徐州)知州,前后在徐州为官一年零十一个月。在这期间,道潜禅师曾多次前往探望。两人谈诗论道,乐在其中。一次,苏东坡宴请宾客,他想给道潜禅师开个玩笑,看看道潜如何应对。他于是叫几个官妓挑逗纠缠道潜,并向道潜求诗。道潜见到官妓到自己跟前挑逗求诗,随即作诗一首:
  寄语东山窈窕娘,好将幽梦恼襄王。
  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
  据《东坡集》及《菬溪渔隐丛语》记载:苏东坡在徐州任刺史时,道潜禅师从杭州特地去拜访他。在酒席上,苏东坡想跟道潜开开玩笑,就叫一歌妓向他讨诗。道潜当时就口占本诗。满座宾客听后大惊,一起称叹他的诗才超群,自此道潜诗名名闻四海。
  
  在这首诗歌中,道潜告诉这位官妓,虽然她容貌如花似玉,令人心动。但你这种美貌只能像当年的美妓朝云于襄王先父梦中恼乱他一样,美貌能使帝王神魂颠倒,但对自己专修禅定的僧人来说,却难以起到作用。
  
  “东山窈窕娘”,出自《晋书》卷七十九《谢安传》东山携妓之事,道潜以此点出向他索诗的官妓身份。“幽梦恼襄王”,是一则典故,出自宋玉《高唐赋序》:一次,楚襄王和宋玉一起到云梦之台游玩,仰望高唐之观,上有云气,青烟直上,一会改容,变化万千。襄王见此情景对宋玉说:“这是何气呢?”宋玉回答说:“这是朝云。”襄王又问:“什么叫朝云?”宋玉说:“以前先王曾到高唐游玩,因为疲倦在白天睡着了。梦到一个妇人对他说‘妾是巫山之女,来高唐做客,听闻君王到高唐游玩,愿服侍枕席之间。’先王因而揽入怀中。事后巫山女告辞说:妾在巫山之阳,因高山阻隔,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先王朝夕视察,如巫山女之言,因而立庙号为朝云。”
  
  “禅心已作沾泥絮”指道潜自称自己的这颗禅心就像沾在泥土的柳絮一样,早已经静寂不动,不染实践五欲六尘,更不被外境所惑。“沾泥絮”,指沾黏在泥土上的柳絮,自然不再飘飞,比喻自己万念俱寂,心思不复波动。
  
  “不逐春风上下狂”,指道潜的这颗禅心定如止水,就像沾在泥土的柳絮,不会再随春风上下翻飞。言外之意是说自己对官妓的美貌和挑逗、纠缠已经不起任何妄念,早已做到了内心安静,处之泰然。
  
  道潜在这首诗歌中,将平常习见的柳絮引入诗中,以柳絮的“轻浮”的本质,来比喻男女之间的感情,从而以物喻人,达到形象的教化效果。苏东坡见到这首诗后大喜,惊叹说:“我常见柳絮落泥中,私谓可以入诗,偶未曾收拾,逐为此人所先,可惜也。”
  
  道潜禅师在徐州看望苏东坡,小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准备离开徐州,临行前苏东坡作《送参寥师》赠与道潜。诗云:
  上人学苦空,百念已灰冷。 
  剑头唯一吷,焦谷无新颖。 
  胡为逐吾辈,文字争蔚炳? 
  新诗如玉屑,出语便清警。 
  退之论草书,万事未尝屏。 
  忧愁不平气,一寓笔所骋。 
  颇怪浮屠人,视身如丘井。 
  颓然寄淡泊,谁与发豪猛。 
  细思乃不然,真巧非幻影。
  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
  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
  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
  成酸杂众好,中有至味永。
  诗法不相妨,此语当更请。
  
  苏东坡在诗中不仅称赞了道潜禅师高尚的人品和精进修学的禅境,更赞叹了道潜“文字蔚炳,出语请警”的诗歌特色。在苏东坡看来,一个方外的修道者,将自己视为无用之人,他们淡泊名利,禅观度日,不问世事。应当写不出惊人的诗歌,谁曾料想,道潜禅师竟然能写出如此豪放威猛之诗。高僧的喜怒哀乐,忧愁烦恼,都在其诗歌中展现无余。苏东坡对道潜禅师的诗才大为不解,仔细想来,始悟出禅师的诗词如此精妙,是禅师处空修静的结果。由于静,就可了知一切动境;由于空,就可容纳万境。作为一位求出世的高僧,却常不离世间,并深入世间,因而能写出令人倾倒的好诗。在苏东坡看来,像道潜这样能“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的高僧,的确令人赞叹。
  
  “上人学苦空,百念已灰冷”两句诗,叙述了道潜禅师出家修道,对世间的一切人情世故都已经舍弃。“苦空”是佛教的基本思想,佛教认为人生是苦空无常的,因而我们对世事不要过于贪求。
  
  “新诗如玉屑,出语便清警”,是苏东坡对道潜诗歌的赞叹。一个追求出世断绝世情的方外之人,竟然能做出诗语清警的诗歌,令人感到以外。
  
  “退之论草书,万事未尝屏”两句,则引用韩愈论草书的典故,指出创作并不是摒弃世间万事万物,而是由于心有不平之气,一发于笔端,才有像狂草张旭那样高超的书法艺术。
  
  “颇怪浮屠人,……谁与发豪猛”四句,苏东坡认为道潜禅师身如秋井,摒弃万缘专注修道,既然如此,又怎么能在诗中发出豪猛之情呢?“丘井”,即古井,佛家常以喻老而不堪复用之身。《维摩经•方便品》:“是身如丘井,为老所逼。”
  
  “欲令诗语妙,……空故纳万境”四句诗,是苏东坡仔细思考后得出的结论,正因为道潜出家修道,常能处空修静,由于心静,才能把握世间各种动态;由于空,才能容纳世间万般景象。
  
  “阅世走人间,……中有至味永”,指出要创作出好诗,不仅要深入生活,体验生活,还应当善于观察生活,才能写出内涵丰富,意味隽永的诗作来。诗歌最后两句,赞叹道潜禅师出家修道,但不妨碍自己创作出诗句清警的佳作。
  
  在这首诗歌中,苏东坡通过对道潜禅师诗歌的多重分析,指出道潜诗歌具有“空”“静”,“纳万境”和“了群动”等特点,还提出了一首真正的好诗应当有“阅世走人间,观身卧云岭”,即深入生活实践的观点。
  
  从这首赠送道潜禅师的诗歌中,我们不仅看到苏东坡对道潜诗歌的中肯分析,还可感受到两人之间亦师亦友的亲密关系。
  
  苏东坡与道潜禅师是在修道和文学双重因缘下建立起深厚情谊的。由于两人关系密切,两人之间不仅相互关爱,取笑逗乐,而且苏东坡还从道潜身上感受到禅师高尚的人格和高远的诗品,由此因缘,更增添了苏东坡对道潜禅师的尊崇。文/如意


    资料图片来自网络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