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云集

当前位置/ 首页/ 佛学研究/高僧云集/ 正文

金佛山中兴祖师焕然大师

 
金佛山世称燃灯古佛道场,因山有九层,初名九递山,明季始称金佛山。金佛山人文之始,为汉代的尹珍致学,可谓开西南民族教育之先河。传说三国时期,徐庶修道其上,为一山道家文化之鼻祖,今日尚有灵官洞、药池坝等明显道家色彩之遗址可寻。唐宋之际,佛教大兴于世,其山渐为佛门圣地。明时有真际不二国师,居金佛山云庵和金庵,世称“云庵国师”或“金庵国师”,传法夔州白马仪峰禅师,法流江渐,成为一代禅门宗师。清代先后有中兴贵州佛教的敏树如相禅师和华岩寺方丈不厌乐禅师传法,佛教一息尚存。
         
清末民国初年,金佛山已是名山荒废,佛寺凋零,寺僧星散,古佛道场,香火难以为继。这一时期,有华岩寺朗圆禅师,俗称断爪和尚,重修古佛洞,建古佛寺;华岩寺焕然禅师,俗称张和尚,中兴凤凰寺,古佛道场,由是再兴。

焕然大师毕生心血贡献金佛山,特别是在战乱年代,修建佛寺,挖治道路,功德不可思议。询诸故老,检索文献,整理成文,再现焕然大师一生之风采。

一、焕然大师生平略述


焕然大师,俗姓张,金佛山人称“僧焕然”,南川地区的读音是“曾华然”。因俗姓张,也称张和尚。现在金佛山下,比较老一点人,几乎都见过焕然大师,说起焕然大师来,大多乐呵呵的,他的事迹神通,聊个没完。焕然大师的籍贯为渝州人士,因重庆范围较广,无法得知具体县镇。大师之生卒,具体年月已不可考订,仅知其生于清末,匪兵之祸横行,早年受尽颠沛流离之苦。师幼时曾读过几年私墅,通诸子百家,品学兼优。其家中历代有佛缘,偶见家藏数卷佛经,爱不释书,竟过目成诵。见三宝之物,心生欢喜,如见家珍,人称有宿慧。一日,有僧经过家门,师虽年幼,跟随良久,竟不愿离别,家中长辈见此情景,知其必为出家之事。平时为人,纯朴厚道,无机巧心。年稍长,辞别父母亲人,于川东名刹华岩寺请求出家。
       清季之华岩寺,经圣可大师后,已是一方丛林,其方丈为选贤任能制,每三年一任,颇有古风。华岩下院,遍及全国,为中国禅宗重要佛寺。初请求出家的俗人,名行童,安排寺中打杂,习经书礼仪。经三年考察,知其堪为法器,准予剃度出家。于大雄殿,举行仪式,受戒授衣,正式入于僧数。因其性磊落大方,光明厚实,赐号曰焕然。
焕然大师出家后,初习早晚功课法器,常在禅堂护七,学习禅门规矩,作外护行者,等待机缘成熟,就进禅堂修行。清末中国最著名的禅堂有四个,“上有文殊宝光,下有金山高旻”,即成都文殊院、新都宝光寺、镇江金山寺、杨州高旻寺,四大禅堂堪验心性,最为权威。华岩寺禅堂在藏经楼之正后方,左为维那寮,右为书记寮,规矩森严,也算是中国有名的老禅堂,为全国老参上座所敬仰,全国高僧纷纷前来参学。至今在华岩湖的桥底的石头上有一首诗《夜宿桥头》诗,为金山沙门白空题,就是说的金山寺方丈白空挂单华岩寺不成的典故。焕然大师虽然没有南下参学,但华岩禅风所引,南北禅师云集,实为难得修学的机会。焕然大师进得禅堂,日夜参究“念佛是谁”的话头。华岩禅堂终年打七,号称千日禅关,一打就是三年三个月零三天。岁月蹉跎,三年多一晃而过,焕然大师虽然苦心求索,然未有所悟。一日,晚参最后一只香时,焕然大师思量数载艰辛,终无所获,不觉悲从中来,竟哭出声来。当他睁眼看时,华岩寺方丈和尚正立在他面前,竟当头一香板,打得金星乱冒,忽听得耳中如雷鸣一般,当下得见真实境界。口出一偈云:“屋漏偏逢连夜雨,打烂衲子破沙盆;香板一声似惊雷,始笑释迦婆子心。”华岩方丈闻言,颌首微笑道:“于华岩大雄宝殿,持破参牌。”焕然大师依丛林规矩,行十方礼,最后拜谢印心传法恩师。九拜礼毕,华岩方丈云:“法界龙象众,演说第一谛。出林笋子雄,含光印心地。”暗示焕然大师未来机缘,及应马上入季尔关,闭关修行。一班僧众闻言,立马准备法器,送焕然大师入关,在小小的黑屋门口,随着方丈一声“封”,贴上封条,就算开始闭关修行了。
        禅家云:“不破初关不住山,不了生死不闭关。”可见闭关修行并非一般寻常之事,其中滋味,非亲身体验不可得知。人是群居动物,日日心荡神驰,追逐声色犬马,不得休息,一旦回光返照,人的各种习性就会现前,如果根性不足而强行闭关,免不了精神分裂等严重后果。焕然大师人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也算饱参之士,住得禅堂,参过善知识,已获方丈印可的破参之人,当然一切无碍,自然心中分明朗照,日日加功用行,功夫自然增长。
        转眼到了闭关修行功德圆满之日,据说焕然大师因修行精进,得神通自在之功德。出关之日,大师预言两件大事,一是清朝气数已尽,即将改朝换代;二是预言壬寅之年,将发生巴蜀大旱灾,要求大家早作准备。按佛门规矩,不可轻易以神通示人,否则有惑乱众生之嫌。方丈和尚马上召开僧团会议,紧急布署应对之策,如玉泉山上的华岩寺分院,一直为满清皇室服务,暗中召回宫中住持,以防不测;于华岩洞中暗中屯积口粮,以备荒年所需。按禅门戒律,焕然大师泄漏天机,当作迁单处理。因有焕然大师预言,华岩寺在壬寅年(1902)的旱灾中,广设粥厂,救人无数,此是后话。
        焕然大师被华岩寺迁单后,便与同为华岩法脉的朗圆大师(人称断爪和尚、爪爪和尚)一道,先朝礼四方,遍参巴蜀名宿,于民国六年(1917)云游上金佛山。此时的金佛山,不再是明清的繁华景象,古佛道场已经一片荒凉,佛寺多已毁损,仅有两三僧人,靠种植草药土豆苦苦度日。来到山中折凤凰寺前,尚残存楼数间殿宇,屋上破瓦翻飞,时时下坠。殿中数僧,依偎烤火,毫无僧侣法度。站在凤凰寺大雄宝殿前,焕然大师晃然忆得在华岩寺季尔关定中所见,毫无二致,知是宿世因缘,便发心住持凤凰寺,重修金佛山古佛道场。断爪和尚朗圆大师先闭关明佛洞旁的岩洞中数年,后来发心中兴古佛洞与古佛寺,亦为中兴金佛山燃灯古佛道场的开山祖师,于民国《南川县志》中有传。
       凤凰寺原为金佛山四大丛林之一,其余为金佛寺、铁瓦寺与莲花寺。寺院海拔二千余米,地处群峰回绕之间,景致颇为特别。当时的金佛山,交通极不便利,原有山道,常年少有香客朝拜,已是陌路荆棘,奇险危岩,成了要命的险道。焕然大师先发心修建南川至金佛山的道路,易羊肠小道为朝圣步道,先修古来已有的老梯子,再开辟新道,名新梯子,新老两条道通往金佛山,即方便了山民砍柴放特牧,也方便香客朝圣。此时的金佛山,一月有二十余天下雨,苦寒难耐,修建佛寺极为不易。经过五年的努力,凤凰寺终于基本建成。寺院正殿三进,偏房为一楼一底建筑。正中为大雄宝殿,左为罗汉殿,右为观音殿。另有禅堂、斋堂等,一应俱全。以香樟、楠木雕刻佛像,饰以庄严法器,又现一大丛林规模。

 

二、大师神迹传说


焕然大师之于金佛山人,犹如中国传统的志怪小说一样,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生活。任何一位金佛山下的居民,只要一提焕然大师,大家都会拉着你慢慢讲,他的故事仿佛讲不完一样,令人陶醉其间。
        据南川区头渡镇方竹村任昌文讲述,焕然大师建寺之时,需要四十九根长三十三尺,三尺三寸大小的木材。工匠们翻山越岭四处寻觅,也没有找到可用之材。由于金佛山冻间较长,可施工时间较短,眼看天气转秋,白露霜降一过,山下就要下雪了,众人一时犯了愁,希望焕然大师帮忙出出主意。大家来到凤凰寺的临时佛堂,只见大师闭目端坐禅修,根本没把备材的大事放在心上一般。大家心中不免难过,私下觉得大师不顾修建大业,抱怨起来。到了黄昏时刻,焕然大师终于睁开眼睛,也不言语,直至观音菩萨像前,虔诚顶礼膜拜,起身拿起一把线香点燃,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线香全数抛向空中。香到空中,霎时化为一道白光,倾刻不见踪迹。焕然大师缓缓道:“所有建材已准备妥当,请诸位明日闻香取材。”第二日,依焕然大师之言,工匠们鼻嗅清香,一路到了凤凰寺后,竟有一片成型林林,与所需木料正好合适,砍伐后不多不少,正好四十九根,大家叹为奇迹。
        据方竹村民任义芳讲述,建凤凰寺时,台坎地基均需砌以砺石,以使其坚固平稳。众工匠寻觅月余,终于在狮子口上找到了石料,其石坚硬细腻,色青有光,是上等石材。众人召集一起,忙活了数十日,石料已经齐备。从狮子口运石料到凤凰寺,约有两公里远,众人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将这些重达数吨的石头运出,无奈只得求教于焕然大师。大师来到工地,拿起地上断掉的绳索,打起了结,然后套在大石上,亲身坐在石头上,让众人用力一拉,奇迹发生了,数达一吨多的石头,一个轻轻一拉,根本不用力,就跟着滑动。大家知道焕然大师又在神通度世,赶紧吆喝一声,努力干活,不数日,狮子口的石料整齐运到凤凰寺了。
        据方竹村任万新讲述,寺院建成后,需要铸一口六尺大铜钟,据说此铜可以镇守山野,保一方平安。铸钟过去是很神圣的事,开工之日,焕然大师身披金色袈裟,于大雄宝殿礼佛焚香,并引领工匠三拜毕,道:“山中魑魅魍魉其多,这口大钟铸成后要挂在狮子口上,钟志可降妖除怪,祛病消灾。然而铸钟务必要六架炉子一起开,方可铸成如是神钟。”众人当下答应,一定照办。由于山中缺粮,焕然大师吩咐毕,就下山化缘去了。负责铸钟的工头姓周,是方圆百里有名的铜匠,这一带寺院道观的钟,多是他的作品。心想这活也不算难,凭着以往经验,没必要六炉开制,只吩咐工人点燃三架炉子,即可省工,也可省力。这些工人辛苦干了一个多月,终于把铜钟铸好,开炉之时一看,竟成了个半截钟,怎么也合不扰来。焕然大师一看,叹一声天意,不再言语,只能弃此钟于廊下不用,这就成了半截钟的来历。至于半截钟还有未来的预言,焕然大师未能言及,大家都知道此后又有一段非常因缘。
        至于焕然大师功德,据见过大师的方竹村民任红顺介绍,大师一生不辞工劳苦,修建佛寺,日日参禅打坐,教育僧徒,金佛山日渐香火鼎盛。然大师一生节俭无私,除寺中常住物外,多布施山下村民贫困者。他一生救济贫民无数,自己却日中仅食一餐,惟食稀粥而已。平日所穿,一衣一衲而已。山中寒冷之际,焕然大师不觉其冷。如果干活划破衲衣,总是缝了又缝,补了又补。到晚年时,还是这一件百衲衣,已足有一寸厚。焕然大师卧室没有床铺,唯有一榻,夜间则安坐其上,如塑像一般,纹丝不动。
据方竹村民广继林讲述,由于焕然大师声望日隆,相邀讲经者日众。凤凰寺每年七月三十日,都要举行地藏法会。恰逢重庆主城有皈依弟子相请去主弘法讲经,焕然大师欣然应诺。不几日,又有南川城中居士请大师去主持地藏道场,大师又一口应允。山下有个做道场的端公任照云,与焕然大师友谊甚笃,又来托大师在重庆城带烟黑朱砂苦干,焕然大师又答应了。凤凰寺当家师明安法师,是焕然大师弟子,见恩师又要在凤凰寺主法地藏会,又答应到南川城主法,又应允去重庆城讲经,一日之中,三处事务,不知如何是好。到了地藏会七月三十日那天,凤凰寺人声鼎沸,人山人海,焕然大师亲自主持法会,功德圆满。过几日,端公任照云来山拜谒,谈起焕然大师当日去重庆讲经毕,回来帮忙带回所需物品,甚为感谢。恰逢南川城里居士入寺拜佛,明安法师马上问及有无南川主法之事,此居士说,焕然大师应允,准时到南川城里主法,参与者数千众,非常殊胜。此时才知道,焕然大师有分身之术,一日之间,在凤凰寺、南川城和重庆城三处同时现身主法讲经,真是不可思议。
        据方竹村民楼继发讲述,焕然大师精于百家,包括阴阳星相之术,无不知晓。南川城中有曾姓善信,常随缘资助建寺,广积福田。一次,其子随江浙客商去成都,三年来了无音讯,大家着急请焕然大师,问其吉凶。师冥思一刻道,明日即可归家。大家不其信服,问其子容貌,大师一一解答,分毫不差。第二天,其子果真归来。又有一居士请益前途之事,师默然无语,又再三请求,遂为指示趋吉避凶之法,让他全家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在当地传为佳话。由于大师违背佛门戒律,妄断吉凶,报应示现,于寺中跌断手臂。师入室静坐七日,其断臂自愈。此后,再也少与人谈及吉凶祸福之事。

 

三、大师的最后预言


焕然大师一生能言吉凶,是本土最著名的预言家,日常灵验者,不计其数,至今在百姓中广为流传。大师对金佛山的预言颇多,如村民唐应普介绍说,焕然大师预言金佛山将重兴,当出现“耳子山下水,蔡竹堡像重庆城”时,佛教当兴。现在金佛山南坡下正兴修金山水库,容量一亿多立方米,水位正好淹及耳子山,正应了耳子山下水的预言。2009年,金佛山南坡搞新农村建设,选址一片荒芜的蔡竹堡,建成六层楼房的小区一大片,犹如重庆城一般。
        焕然大师说金佛山燃灯古佛道场重兴之时,有“铁牛越岭,青龙过山”,现在金佛山南坡已有公路直达山顶,可谓铁牛越岭。所谓青龙过山,应是当前正策划中的小火车旅游项目,从金山镇到金佛山,沿线通旅游小火车。
        村民广继林回忆,民国三十五年(1946)家历十一月间,焕然大师预知时至,带领徒众向南坡深山中的镰刀坪去,寻找风水宝地,告诉弟子将在此归葬。当时焕然大师已八十多岁高龄,走了大约一天时间,将近傍晚才到镰刀坪,但见此地背靠帽子峰,如僧人毗卢遮那帽,前有五重佛岩,高踞云端。前为五指峰,五峰相连,如笔架一般,景象极其优美。大师告诉弟子,此地就是入灭之所。大家觉得才走了一天的路,怎么可能就入灭呢?大师见弟子心不在焉,大吼一声,吩咐弟子道:“金佛山燃灯古佛道场,仍要再经一段磨难,荒废数十年。异日有月光菩萨住世,佛法将大兴,古寺亦将修复如新,能与其共事者,惟戒行坚定,道心永固者可也。”又吩咐弟子,将此预言传与百姓,不可有误,偈云:“月光朗朗照满林,龙归金山菩提现。”言毕,端坐合掌而逝。
又有传说,焕然大师嘱托弟子,在他圆寂后,就此彻石为墓,于墓前点长明灯四十九日,其小弟子守护四十八天,觉得无人检查,提前一日偷偷回寺。刚刚离开,但见晴空霹雳,一声惊雷,把大师墓劈为废墟。
        据村民任昌文讲述,其父亲任照云,原名任照兰,极好道术,得法其金佛山道士广通旺,焕然大师为其更名为任照云。现这一派道术做法事,必定要请“金佛山张和尚”显圣相助,才得法事圆满,被民间道术者认为是一方神圣,灵异非常。

 

四、结语


焕然大师圆寂后,弟子明安法师接任凤凰寺住持,承曹溪法脉,传华岩心要,努力护持道场。到1950年解放后,寺僧被迫还俗,佛像受损。有金佛寺僧王宪忠,因母亲信佛食素,无法还俗,乡民怜其孝道,同意母子二人在凤凰寺暂住。王和尚就留在凤凰寺,靠种土豆养活母亲,兼为百姓用草药治病,从不取分文,远近乡民众口称道。王和尚母亲圆寂后,一个人坚守凤凰寺,到1986年圆寂,最后一位僧人不再,寺院又变成废墟。
        2009年,南川区政府又发起重修金佛山,历经六年有余,现凤凰寺已然恢复,金佛山异地重建,古佛道场,再度兴起。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