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佛学研究/佛教故事/ 正文

谨慎接受快死的人馈赠

谨慎接受快死的人馈赠
  • 佛菩萨.jpg

      特别提示:记得数年前,时任飞鹤乳业总经理因健康问题请教宗学寺住持丹增尼玛仁波切上师,丹增上师打卦后告诉他,他家里有一个瓷器类藏品,是别人送的,而那个人已经死了,必须赶紧处理这个藏品,不能再留在家里。仔细回忆果然有此物,后来照做,问题解决。下文是作者投稿,说的是类似的事情。
      
      一定要谨慎接受别人的馈赠,特别是快死的人馈赠
      
      记得高中的时候(94-95年)突然间身体就不好了,整天昏睡,精神恍惚。成绩下降了很多,后来得遇大悲咒,观音菩萨加持下,高考之路和留学之路也算是磕磕绊绊走下来了。
      
      06年回国到上海后,身体情况出现大幅度急剧下降,明显没有在国外时候好,头痛难忍,身体像是背了千百斤的沙袋,有过附体的人相信能有所体会。当时只有母亲理解我,一直想办法帮我找突破的方法。很努力念地藏经,大悲咒,金刚经,普门品,尤其是楞严咒,早上5点就起来念,一直如理如法的念。但还是越来越重,而且我神智开始不清晰了,由于当时已经学过楞严经,知道是魔障现前,我并没有执着于任何幻象。那一段真是当时最难熬的日子。
      
      皈依上师是08年春节前,大恩嘎松当才上师(岔岔寺的副住持,噶举派龙声寺住持)第二次来汉地,当时也算是有病乱投医,我和母亲在别人的介绍下皈依了上师,其实我们根本不了解藏传佛教,如何皈依师,尤其需要观察后再皈依上师是不了解的,只是想早日解决已经严重影响到我身体,工作和婚姻状态的这些魔障。皈依上师时,他还不到30岁,很年轻,笑起来很温和。但我直觉他有很凶的气场(估计是护法神),可能因为我身体不好的缘故,我特别喜欢凶的法师。当时上师还不能直接和我们弟子用汉语沟通,是侍者帮我们翻译。
      
      上师观了我以后,特意为我做了一场马头明王灌顶(惭愧,当时连马头明王是谁都不知道)。然后,叮嘱让我多念莲师心咒,绿度母心咒等6个咒语。春节过后回上海上班。上师回了藏地,在08年3月让一个汉僧给我打电话,以下是对话:
      
      ——你有一个天珠
      
      ——没有啊,我从来没买过天珠。
      
      ——不是非得是藏地的天珠,珠串一类的饰品。黑白2种颜色。
      
      ——我没有啊。(本人不喜打扮,几乎就没有这类饰品)
      
      ——你的老家有吗?让你父母看看老家的家里有吗 ?
      
      我在上海肯定是没有,母亲在家一顿翻找,也没有此类东西,从小到大,饰品对于我,我自己都能背出来。当时还不敢和上师多沟通,以后上师没有继续提起。我和母亲当时也根本没重视。
      
      因为我回辽宁老家次数不多,上师来汉地辽宁的次数也不多。后来上师的汉语水平提高非常迅速,和我们沟通起来没有任何困难了,我多是用电话直接向上师请教修行的问题。虽然是头痛,有时上师叮嘱念莲师心咒,有时念摧破金刚心咒,有时还有别的祈祷文,上师不想让我们弟子胡思乱想,不想让我们执着于答案,就是让我们注意发菩提心,念咒,尤其是回向(专门回向给谁,上师是指导的)。上师很少解释,同样是头痛,为什么咒语和祈请佛菩萨不一样。只是一次凑巧上师说了一次,如果要穿别人穿过的衣服,是要先念摧破金刚心咒的。或者出现此类问题时摧破金刚心咒是可以破解的。(下文会提到一个事例)
      
      经过上师3年的指导,2011年春节,我身体情况和修行情况都好了很多。回老家过春节。母亲修行很虔诚,春节把上师接到家里来住,早饭过后闲聊,上师突然想起了天珠这个事情。而且和3年前说的一点也不差 (真心佩服上师的智慧,那么多弟子,那么多事情,我的事情记得那么准)。母亲说,家里倒是有个黑色的项链,到书柜里,把项链拿出后发现竟然真的是黑色和白色半透明的。因为项链的包装盒内底色是白色的布,母亲当初就没看到有白色部分,上师看到后,对话如下:
      
      母亲:这个项链是女儿父亲的朋友买的旅游纪念品送给女儿的。
      
      上师:这个东西非常不好,伤害能力非常强。超过3年后就非常厉害,以后会更加厉害 (当时已经超过3年了) ,送东西的这个人状态也非常不好。(我估计是魍魉精魅类的东西附上了,上师没有和我们解释是什么,我们也没问)
      
      母亲:这个人已经死了一年了。(这个人命也非常不好,自己有家室和另一个有家室的女人婚外情,被那个女人的丈夫捉奸在床,这个丈夫是军官,当时把自己的大首长都叫来了,那阵势要把父亲的朋友抓到部队去,如果被抓到部队去,了解的人都知道,恐怕是。。。这个男的当时受惊也不小,也是这个男的福报浅,后来也贪污不少,最终是得了鼻癌去世了)
      
      上师站在我家门外,拿着这个项链,洒了很多大米,念了很长时间的咒语。告诉我们把这个东西带出去扔掉,扔得越远越好,不要被别人捡到。(看雪客注:可见在外不要随便捡拾物品据为己有)
      
      自此以后,我的头疼毛病,真的就消失了,而且我脑子也不像从前那么糊涂了,工作和婚姻一下子很快就顺利起来了。
      
      这也是我个人的业障,所以从上师观出来到解决历时3年。而且业障是一层层的显现,就有了下面的这个戒指的故事。
      
      皈依上师努力修行后,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就是实修念咒观想时候非常烦躁,闹心,曾经最长有半年时间停止了实修(闻思并未间断)。越精进越烦躁,不想到佛堂去。看佛菩萨就像看家具一样。为此,上师没少批评我,要么要我忏悔业障,要么就要我念莲师7句祈请文和普获悉地祈祷文遣除道障。最严重时,几乎每周或者是每3天就要给上师打电话,上师每次都加持我,就能消停几天,然后又不好了。
      
      估计是这个事情次数实在太多了,今年(2014年)上师意识到问题不简单,特意观后,电话里,对话如下:
      
      ——在你最初身体不好之前(95年),去过火葬场吗,带回来什么东西没有?
      
      ——没有啊,当时只去过妈妈的奶奶的葬礼(和上师不能用复杂的汉语名称)
      
      ——给你什么东西没?
      
      ——有,是一个银的戒指,但不是临死前给的。(我小时候,她给的,母亲一直收着,我没见过)
      
      ——下次我到辽宁时把这个东西处理了。
      
      当时上师把这个事情点破后,实修时就不那么烦躁了。后来,妈妈告诉我,上师来我家做了一个小规模的火施后,独自走出很远把这个东西扔掉了。上师解释说,是这个亡人过于执着这个东西,总要来看看这个东西,所以对我造成了极大的障碍。
      
      这两个东西,名义上是给我的,可是我本人根本就没用过,项链,我也没带过,戒指我也没带过,而且从来就没见过。一直放在辽宁的家里。

我要评论